生活记录--1116习惯日记

习惯记录

  • 声音练习

  • 吉他练习

  • 跑步

  • 深蹲

  • 背部练习

读亲密关系管理

如何聊天,表达自己的不满?

一 是用“我注意到……”来直接描述你观察到的事实。尽量做到客观陈述,尽量用数字和例子来阐述,避免评价。比如“我注意到你看手机已经超过2个小时了”“我注意到家里的地板没有擦”。

二 是用“我觉得……”来表达你的感受。尽量用“我”来开头,避免使用“你让我……”,避免指责的感觉。比如“我觉得有点失落”,而不是“你让我很失落!”

三 是用“我认为……”来陈述自己的看法。解释是什么样的需要导致你产生了前面的感受。比如“我认为我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”“我认为我们之间的感情连接没有达到我期待的深度”。

四 是用“我想要……”来提出自己的请求。比如“你能现在放下手机,陪我说说话吗?”“你能答应我以后我们共进晚餐时把手机放到一边吗?”

五 是用“我准备做……”来表达自己准备采取的行动。这一点在商业对话中可能更为常用,主要是为了通知对方自己可能会采取的一些行动,起到提前告知或者预警的效果,能够让对方更为重视。在家庭成员中,我一般不太鼓励直接使用这种表达,因为可能听起来有威胁的感觉。但是对于某些屡教不改的行为,还是可以使用的。比如你可以说“我准备制定家规,明确我们之间相处需要遵守的规则。我会拿初步方案和你讨论,如果你同意就签字确认,接下来明确按家规执行”。

实施表达时的注意点:

1.区分观察与评价

也就是说,观察要以客观的事实为基础来进行陈述,尽量不要掺杂主观臆断与评价。比如上文看手机的例子中“你怎么老是看手机!”就是一个评价,而不是观察,因为“老是”是一个主观的判断,也明确有抱怨和指责的语气。

正确的做法是我前面提到的“你从回家到现在看手机已经超过两个小时了”,这个就是观察,也不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。

这种区分看起来很费事,但能够让我们对自己妄下判断的习惯有所觉察,了解自己有多么喜欢给评价。这个非常难,但恰恰是简明对话的核心。

2.区分感受和想法

那什么才是感受呢?感受是我们的情绪状态,比如难过、伤心、愤怒、沮丧等,当然也有高兴、激动、兴奋等正面情绪。而前面提到的“我觉得这不公平”为什么不是感受?因为不同的人面对不公平可能有不同的感受。如果是一个比较软弱隐忍的人,那么他可能觉得委屈。对于一个脾气比较暴的人,可能会觉得很愤怒。而对一个早已习惯不公平的人来说,可能是无所谓。

所以,你不能以自己的感受去替代别人的感受。沟通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,就是你不能去否定别人的感受。比如对方说“我很伤心”,你不能说“你怎么能伤心呢,这有什么好伤心的?”这样对话就没法继续了。对方也会觉得你完全不理解他。但是,想法是可以讨论的,比如对方说不公平,你可以问不公平的标准是什么,是不是可以换位思考,等等。

所以,区分感受和想法也很重要。我们要学会表达感受,也要学会去关注和确认对方的感受,而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你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感受,粗暴地打断对方。

3.要解释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

用“我觉得……因为我……”这样的表达方式来解释感受的原因,和对方产生连接与共情,而不是让对方觉得你在指责他。我有过这样一个咨询案例,妻子对丈夫应酬回来太晚这件事非常不满,和丈夫抱怨过几次,但效果甚微,到最后经常因为这个问题吵架。

如果妻子能够和丈夫说“我非常害怕,因为现在晚上的治安不太好,我很担心你的安全,我很在乎你,不希望看到你出意外”,那我想丈夫听到这样的表白,是不太可能无动于衷的。

但是,解释感受产生的原因往往是最难的,因为需要我们面对自己脆弱的部分。很多时候我们是出于害怕,害怕失去对方,害怕对方不再爱自己,但是我们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害怕,觉得这会让自己处于完全被动的地位,所以表现出的往往是语言暴力与过激行为。

4.表达要求时要尽量清楚明确

表达要求一定要具体明确,并且可执行。比如上面提到的例子,如果妻子的要求是“你能不能早点回家?”这就不够具体。几点算早?每个人的标准可能不一样。所以要尽量具体,或者量化。同时还要合理、可执行,否则这样的要求就没有意义。

伴侣不认错的原因?

在亲密关系中人们喜欢辩解主要出于两点原因:

一是立场关系。我前文讲过要区分立场和需要。在冲突中,当我们习惯性地选择“我是对的”这个立场时,其实就已经把对方推到了“他是错的”立场,而人性本能都是习惯为自己辩解的,毕竟被否定谁都不会觉得舒服,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。

二是掩饰内心的恐惧或者自卑。对一些人来说,承认自己的错误,是一件危险的事情。因为在这些人童年的时候,承认错误往往意味着被责罚,甚至是被暴打一顿。童年的阴影会进入潜意识,让他们在面临这样的情况时,第一反应就是辩解不是自己的错,从而躲避惩罚,这种辩解甚至会成为一种下意识的行为。还有些人特别自卑,缺乏内在的价值感和力量感,犯错的时候更是觉得自己一文不值,羞愧难当,为了逃避这种感觉,他们采取的方式就是否认和辩解。